處變不驚 歷久彌堅

取錄自澳門日報2020年10月29日文章

 

處變不驚 歷久彌堅

——觀澳門樂團2020-2021樂季開幕音樂會

二○二○年是非常艱難的一年,原定於2020-21樂季開幕音樂會的演出曲目,因小提琴大師列賓無法出席而全部更改。在極短的時間內選定新曲目、排練和演出,澳門樂團展示出令人讚嘆的專業能力。疫情之下,短時期內組織大編制交響樂的排練,有相當大的難度,也充滿了不確定性。選曲方面,既要有開幕音樂會的分量,也要克服方方面面的困難,澳門樂團爲等待許久的樂迷呈現了這場精彩紛呈的音樂會。貝多芬的第二、第四交響曲在第三、五、七、九交響曲難以盡述、無法取代的地位之下經常會被低估和忽視,在本場音樂會中終於有機會體會到這兩首的獨特魅力。海頓作爲貝多芬的老師曾經說過:“貝多芬有好幾個腦袋,好幾顆心,好多個靈魂。”貝多芬確實有同時創作多首樂曲的習慣,而作品之間的異同也令人驚嘆。一八○六年創作《第四交響曲》的同時,也寫下了《第四鋼琴協奏曲》和《d小調小提琴協奏曲》。澳門樂團選擇小編制的貝多芬《第四交響曲》作爲開場,大多數樂迷太久沒有現場聽交響樂了,近三分鐘的慢速引子讓人頗有感觸。澳門樂團的演奏深沉而具引導性,陰霾裡偶有亮光,因着這份克制和累積,快板前的ff極其令人振奮,整個快板明亮動人,長笛特別可愛,各聲部間呼應對話,帶給聽衆明媚、樂觀、單純又有些淘氣的貝多芬。第二樂章,樂團的速度恰到好處,我們既傾聽到質樸動人的抒情,也體會到貝多芬式倔強的節奏型、重複音和音樂動機,管樂弦樂的配合很顯功力,應答頗具趣味。第三樂章,樂團的演奏機警幽默,在快速中恰到好處的發展、呈現了多樣的對比和轉換,令人愉快。第四樂章,徑直向前、自信勇敢。樂團以極高的技術能力,把貝多芬振作的精神、無窮的生命力展現出來,淋漓暢快地結束全曲。

把貝多芬《第二交響曲》放在下半場,相信選曲有其思量和深意。人們經常認爲作曲家的人生經歷會在那一時期的作品中有所反映,於是我們在當晚聽到了令人落淚的貝多芬《第二交響曲》。第一樂章,樂團在Adagio中非常沉得住氣,在Allegro Vivace湍急的速度中,把密集的樂思之紛繁的交替轉換,交代得引人入勝 。第二樂章,演奏家們把迷人的田園風光,作曲家擁抱自然、放下重擔、重回安寧的喜樂帶給聽衆。第三樂章,把諧謔曲作爲單獨樂章放在交響曲中,是貝多芬的首創。樂師們把該樂章頻繁的強弱變化,出其不意的力度對比,演奏得非常細緻,幽默感十足。第四樂章,通常被稱爲更大的玩笑,澳門樂團的演奏輕鬆愉快、瀟灑自如。實際上寫作《第二交響曲》時,貝多芬的耳疾已完全無法掩飾了,作曲家處於崩潰邊緣,甚至寫了遺書:“你們總以為我充滿敵意、易怒、不喜與人交往,可你們都錯怪我了。你們都不知道我之所以會這樣的原因。打我兒時起,我的心中就充滿了溫柔和善念,總是希望能夠做大事。請你們想一想,我染患這不治之症已長達六年,又因醫師一連誤診而導致惡化,多年來抱着會好轉的希望一再落空,落得如今只有面對病體終生纏身的厄運……我差一點就要自盡了,幸好音樂藝術讓我打住。在我能夠寫出心中一切感受之前,我是不會離開人世的。”(海利根城遺書節錄)感謝上帝,貝多芬把音樂作為出口,找到出路。羅曼 · 羅蘭曾說過:“這部作品保留了貝多芬最明朗日子裡的香味。”我們既能在第二樂章柔板中聽到第九交響曲的素材,也能在第四樂章中感受到苦難中找到出路後泉湧般的思緒。

這場音樂會無疑帶給樂迷、樂團本身、古典音樂乃至文化界鼓舞和動力。貝多芬的堅韌、執着、無與倫比的創造力和嘆爲觀止的偉大成就,影響之深遠,時至今日未減分毫。感謝音樂家們對藝術的熱愛和獻身,在疫情之下傳遞喜樂、能量和理想。讓我們一起期待更精湛的演出,澳門更美好的未來!

磊 行

 

https://appimg.modaily.cn/app/szb/pc/content/202010/29/content_78895.html

《 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