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赤誠 感恩有你 – <巨匠第一>音樂會

(截自澳門日報 2020年12月3日 C12)

火熱赤誠 感恩有你

一個美麗的夜晚有多奇妙呢?難以勝數的音符承載着貝多芬一千四百多個日日夜夜的斟酌取捨,跨越二百一十六年時光,在二○二○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這一天,由呂嘉大師帶領的澳門樂團,爲樂迷作出了最精彩的呈現——最廣爲人知的貝多芬《第五交響曲》!這是期盼已久、在這一年裡彌足珍貴的現場演出。更讓人欣喜的是,傳奇鋼琴家安天旭來到澳門,為樂迷演奏光輝絢麗的柴可夫斯基《第一鋼琴協奏曲》,此曲此情,影響深遠。

樂團和樂迷,老朋友許久未見了!呂嘉指揮特意在演出前爲此次音樂會舉辦“音樂會導賞”。活動開始前,呂老師略顯疲態,應該是一下午傾情排練所致,開始時嗓音還略帶沙啞,兩分鐘過後,聊起作曲家和作品,眼睛閃閃發光!聲音不僅不再沙啞,反而因着大師頭腦中豐富無比的聲音儲備(太多樂器、樂思、情感)和隨時進入作品的狀態,以極其引人入勝的方式,開啓聽衆的耳朵和心靈,爲理解、享受樂曲之美做了很好的預備。

正如指揮所言,樂隊爲貝多芬《第五交響曲》下了大工夫,大家狀態極好!作曲家創作此曲時耳疾已非常嚴重,幾乎完全依賴頭腦中的聲音和想象力。我們從手稿上可以看見,在這樣的患難之下,貝多芬以無與倫比的遠見和令人驚嘆的交響曲創作技術,儘管擁驚世之才,仍鍥而不捨地與自己奮戰,多次修改。現存手稿中,第一樂章結尾就寫了三個版本,第二樂章開頭更創作了十四個版本,他毫不妥協地思索和否定,直至找到合心意的一切!

第一樂章一開始就緊緊抓住聽衆的心。樂團傳神地表達出命運動機那種無處逃避的壓抑,弦樂帶我們進入未知與神秘,層層累積,不安和尋找愈演愈烈,第二主題亮光初現。正如指揮在導賞中所言,貝多芬用最簡潔的動機,構築了極其豐富的、互相交織的各樣情緒,演奏家們都感同身受、精準合一地呈現給聽衆,無論是全體齊奏所塑造的居高臨下,還是發展過渡展示出的細膩對比,讓人大呼過癮!第二樂章的變奏曲彷彿樂師們的祈禱,傳遞着安慰和希望。貝多芬寫變奏曲的各種創新,旋律之真摯柔美,他們演奏得非常令人感動。一八○二年至一八一二年被稱爲貝多芬的英雄時期,他支持法國大革命,以極大的熱忱讚頌英雄,第四樂章直接引用了法國大革命時期的一首歌頌自由的革命小調。第三樂章第二主題的爆發特別出彩,那種單純、奮不顧身、迷人的樂觀,在交戰中把邪魅的第一主題內質逐漸轉變,二者的交替非常吸引人。低音貝斯作爲凱旋的先行者特別有氣勢,樂團演奏家們技術上毫無負擔,音樂既令人凝神屏息,又非常自然。第四樂章太好聽了!

貝多芬就是這樣一位偉人,一直要跟着他走,從第一樂章開頭直到最後,這勝利光芒萬丈!裡面既有戰神般光輝直至天際,也有悲憫和溫柔。貝多芬分享他的心路,從未讓我們沮喪,失去希望,而是一路在苦難中掙扎,睿智到能夠苦中作樂,前路是值得獻身的天堂!

提到苦難,鋼琴家安天旭在柴可夫斯基大賽的經歷想必大家都熟知,經此歷練之後,他的能力、專業素養、特別是胸懷,令人欽佩。俄羅斯藝術作品所表達出的那種患難裡飽受折磨的壓抑、痛徹心扉的呻吟、對公義自由的嚮往和人性中寬恕、善良的力量等等,安天旭都覺得特別貼近自己的心。在海量的學習積累之餘,安天旭聊起陀思妥耶夫、托爾斯泰等俄羅斯作家的巨著也有很深的見地。儘管已有了不起的成就和經歷,他仍謙虛地表示,藝術能喚起今天的人們最深的感動和共鳴,對歷史、人文,乃至宇宙探索,以及尋找自我過程中的苦痛、傷痕、驚嘆和喜悅,音樂是非常有力量的語言,還強調這是自己的理想,並不是自己已經做到了。精誠所至,再苦的練習都成了樂趣,再坎坷的經歷都成了奇遇,所以當晚我們有幸聽到漸入佳境的安天旭,第二樂章靈魂的安寧喜樂,深慰人心;一三樂章所表現出的恢宏氣勢,特別是跑動,層次之豐富、在飛速中每個點之令人驚艷的清晰,完全忘我的集中,讓樂迷大呼過癮,特別是這二○二○年,大家心裡的擔憂、期盼,在這光彩照人的“柴一”裡,太多思緒感觸,都出來了!

美好的時光難以盡述,呂嘉大師和樂迷朋友說,為了給大家演《貝五》,嗓子啞了算甚麼,大家是和澳門樂團一起成長的!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,這給了我們極大的動力和信心!是啊,因為有你,一切都值得;以火熱赤誠之心,感恩有你!

徐  來
http://www.macaodaily.com/html/2020-12/03/content_1479293.htm

《 返回